登錄客服 |

掃描或點擊關注
中金在線客服

使用財視掃碼登陸 中金二維碼

下次自動登錄

登錄
忘記密碼?立即注冊

其它賬號登錄:新浪QQ微信

手機網
首頁>>新股>>新股要聞>>  正文
精華推薦 財經號
博客 熱門話題 直播

李志林:長時間“百點糾纏”?余岳桐:誰把大盤拉回來

神鷹:再抓區塊鏈4只漲停股上官:小心下周初陰包陽

羅惟忠:回暖反彈還是反轉一狼:一神奇時間窗信號

彬哥:開門紅后能否期待?隱者:多空對搏磨散戶!

龍頭:A股目前缺做多信心 浩瀚:下周可嘗試抄底了

能通:上證指數形成大金叉孔明:11月1日收盤點睛

龍一:收評之下周向上突破風雲:驚喜總是在一瞬間

  • 又一長租公寓爆雷!黃金瘋漲,“中國大媽”解套了?
  • 2019年那些翻車的首富們超強臺風“利奇馬”逼近
  • 全球股市重挫,黃金搶占C位警惕,又一白馬股"涼了"
  • 中國單身成年人口超2億在朋友圈罵人被罰1000元
  • 人民幣"破7",央行緊急聲明亞洲“整容王國”套路多深
  • 教授建議降低法定婚齡一夜暴富的“錦鯉”女孩咋樣了
  • 徐小明 天贏居 寒江釣客 洛陽上官 幽蘭行天下
  • 老孫頭談股 秦國安 龍哥論市 蔣律 股海潛蛟
  • 山東虎子 牛家莊 孔明看市 A煉金師 先知窩窩
  • 靈枝 旗幟先明 短線高手 牛傳千股 龍頭1988
  • 鴻牛 短線王 律動天成 海西一狼 五域論湛
  • 狗蛋 李博文 波段龍一 股市獵槍 漲停板老黃
  • MORE圖說財經

    中瓷電子存貨數據混亂 收入真實性支撐不足

    2019-11-02 15:12:07 來源:證券市場紅周刊 作者:胡振明
    分享到
    關注中金在線:
    • 掃描二維碼

      關注√

      中金在線微信

    在線咨詢:
    • 掃描或點擊關注中金在線客服

      中瓷電子不僅存在庫存商品、發出商品的庫存數據異常,且營業收入和采購方面的數據從財務數據勾稽關系來分析,同樣存在異常,即使是考慮到其中受票據背書以及購置固定資產情況影響,仍無法合理解釋其中數據差異。

      河北中瓷電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中瓷電子”)近期發布了招股說明書申報稿,擬計劃在中小板IPO。中瓷電子主要生產電子陶瓷系列產品,包括光通信器件外殼、無線功率器件外殼、紅外探測器外殼、大功率激光器外殼、集成式加熱器等。

      分析中瓷電子招股書,《紅周刊》記者發現其庫存商品、發出商品的庫存數據存在一定異常,若進一步分析其報告期(2016年至2019年1~3月)的營業收入數據和采購數據,則可發現每年的營收和采購數據均有異常,就招股書所披露的現有信息來看,暫無法找到合理解釋。

      存貨數據異常

      根據中瓷電子招股書所披露的主要能源供應情況,其報告期內的電、高純氮氣、高純氫氣的使用量有明顯增長,例如,2017年用電582.69萬度,相比上一年增加了294.14萬度,而2018年相比2017年,用電量也增加了188.21萬度(如表1所示),2017年、2018年的用電量同比分別增長了101.94%和32.30%。我們知道,對于生產型企業而言,正常情況下耗電量增減應該與公司產量增減變化同向,且增長幅度大致相當才合理。      然而招股書卻顯示,中瓷電子2017年產量882.94萬只,相較上一年增加了35.40萬只,同比增幅4.18%;2018年產量同比上一年增加了90.79萬只,增幅10.28%。以這兩年的產量增幅跟同期的用電量增幅101.94%和32.30%相比較,兩者之間存在明顯差異。在產量增幅較小的情況下,耗電量卻出現了大幅增長,如此情況讓人覺得蹊蹺,但限于招股書所披露的有限信息,《紅周刊》暫未找到合理解釋。

      實際上,對中瓷電子的產量、銷量與庫存數據進行分析,《紅周刊》記者發現中瓷電子的產量數據是存在一定疑點的。

      例如,2018年主要產品電子陶瓷系列產品的產量為973.73萬只,相比銷量918.67萬只多出55.06萬只,產銷率為94.35%,產量大于銷量意味著未銷售完的產品在年末時將記入存貨,即2018年年末庫存產成品相比上一年有一定規模的新增,然而奇怪的是,2018年年末存貨當中庫存商品2980.10萬元和發出商品1191.13萬元的合計相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項目的金額,不但沒有增加,反而還減少了195.72萬元,如此情況實在異常。

      那么,2018年產銷形成的年末剩余55.06萬只應該在存貨中需要體現多大規模的增長呢?為了測算出上述異常情況的一個大致的差異金額,《紅周刊》記者將2018年主營業務成本26631.83萬元與當期銷量918.67萬只結合起來測算,平均成本大約是每只28.99元。若以這個平均成本考慮產銷剩余的50.63萬只產品的價值,則年末庫存產成品理論上應該增加1596.16萬元才合理,與招股書實際披露的減少195.72萬元的情況相比較,存在1791.88萬元的差距。

      當然,根據主營業務成本和銷量測算出來的平均成本雖然具有一定的參考意義,但是跟實際成本之間可能仍存在一定的差異,但不管如何,1791.88萬元的差距對于當年歸母凈利潤僅5868.7萬元的中瓷電子而言顯然不是小數目。

      進一步分析可發現,2017年的異常情況恰好與2018年相反。招股書披露,中瓷電子2017年的產銷率為98.76%,與此相對應的,2017年年末庫存商品和發出商品合計比上一年年末增長了2115.19萬元。而根據產銷數量分析來看,2017年的產量882.94萬只比銷量871.98萬只僅多出10.96萬只,若根據主營業務成本21532.06萬元與銷量對比測算出的平均成本24.69元/只進行計算,則10.96萬只產品的庫存成本僅有270.64萬元。

      很顯然,2017年年末庫存商品和發出商品同比增長的2115.19萬元與產銷數量分析得出來的270.64萬元差距太多,即便后者是根據主營業務成本及銷量所估算的平均成本所測算的結果,但如此大的數據差異還是值得注意的。

      收入真實性支持不足

      與產銷、庫存的異常情況相關,中瓷電子的營業收入也存在異常情況,特別是2017年和2018年,每年異常金額都有數千萬元。

      招股書披露,中瓷電子2018年錄得40702.80萬元的營業收入,其中外銷收入有15350.37萬元(如表2所示)。一般情況下,不需對外銷收入考慮增值稅,因此,剔除外銷部分后,以2018年5月1日增值稅從17%下調至16%為分界,按這兩檔稅率分別計算月均收入的增值稅銷項稅額,則有4140.90萬元的銷項稅額,由此可知,2018年全年含稅營業收入有44843.70萬元。      我們知道,含稅營業收入跟財務報表中的相關數據之間是存在一定的勾稽關系,據此,《紅周刊》記者分析了中瓷電子的營業收入、相關現金流量及應收款項等數據之間的勾稽關系,發現存在數千萬元異常。

      現金流量表顯示,中瓷電子2018年“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為29469.67萬元,明顯少于當期含稅營業收入,剔除2018年年末預收款項增加了36.83萬元影響,與本年度營業收入相關的現金流量為29432.84萬元。以這一數據與2018年含稅營業收入44843.70萬元勾稽,有15410.86萬元含稅營收沒有獲得現金流入,理論上這將導致當年債權的新增。

      然而資產負債表顯示,2018年年末應收票據2185.57萬元和應收賬款10704.49萬元及其壞賬準備合計只有13539.75萬元,相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項目合計金額10102.21萬元僅體現出3437.55萬元新增,遠遠小于15410.86萬元理論新增債權,這意味著2018年有11973.31萬元含稅收入既沒有獲得現金流入,也沒有獲得應收款項數據支持。

      雖然招股書披露了已背書或貼現且在資產負債表日尚未到期的應收票據情況,銀行承兌匯票及商業承兌匯票在2018年年末終止確認金額4080.48萬元、未終止確認金額1189.99萬元,兩項合計5270.47萬元,但僅憑該數據仍無法合理解釋11973.31萬元差異的原因。

      同樣的問題還發生在2017年。2017年,中瓷電子含稅營業收入有37816.40萬元,而當期“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25782.53萬元在剔除預收款項減少額651.29萬元影響后,與營收相關的相關現金流量流入額為26433.83萬元。將含稅收入與相關現金流量勾稽,理論上,2017年有11382.57萬元的含稅營業收入沒有相關現金流入需要在資產負債表中形成新增債權。

      然而,2017年年末應收票據、應收賬款及相關壞賬準備合計10102.21萬元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項目的合計金額5466.13萬元僅新增了4636.07萬元,而非理論上新增的11382.57萬元債權,兩者之間相差6746.50萬元。即使是考慮到2017年年末已背書或貼現且在資產負債表日尚未到期的應收票據情況,可以發現其中仍有千萬元級別的異常。

      采購數據混亂不清

      既然考慮到票據背書的影響,就需要對中瓷電子原材料采購情況進行分析,到底有多少票據背書用于采購了?

      2018年,中瓷電子的管殼零件、氰化亞金鉀、汽車電子零件等原材料采購合計有23427.68萬元(如表3所示),這是不含稅的采購額,如果考慮5月1日增值稅稅率從17%下調至16%,分別計算各月份月均采購額的進項稅額,則原材料含稅采購總額約為27254.20萬元。

      同期的現金流量表顯示,2018年“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為33076.52萬元,剔除預付款項增加額126.23萬元的影響(雖有現金流入但當年并未結算),相比含稅采購,公司在2018年多支出了5696.08萬元。

      一般而言,現金流量多流出即意味著在2018年更多償還了經營性債務,也就是說,2018年年末的應付賬款等經營性債務必有相同規模的減少。2018年年末中瓷電子應付票據1364.85萬元與應付賬款9350.60萬元合計,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項目合計金額減少了6494.18萬元,這一金額與多流出的5696.08萬元的現金流量僅相差798.09萬元,差異并不明顯。

      需要注意的是,這一結果是在不考慮承兌匯票背書影響的前提之下核算出來的,如果考慮招股書所披露的已背書或貼現且在資產負債表日尚未到期的應收票據情況,即2018年年末終止確認金額4080.48萬元、未終止確認金額1189.99萬元,合計達到5270.47萬元(受限于信披,上述金額很可能并非票據背書的全部金額),則差異將達到數千萬元。

      類似的現象在2017年同樣呈現。在原材料采購金額合計21041.84萬元的基礎上,考慮17%稅率所形成的增值稅進項稅額,則含稅采購總額有24618.95萬元。與此同時,當期“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18796.36萬元和預付款項增加額32.58萬元共同形成了18763.77萬元的相關現金流出。兩者勾稽,可知還有5855.18萬元的含稅采購額并沒有付現,理論上這將導致當年債務新增。

      資產負債表中,中瓷電子2017年年末應付票據6822.46萬元與應付賬款10387.17萬元合計17209.63萬元,相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項目合計金額新增了9097.04萬元,相比5855.18萬元理論新增債務要多出3241.86萬元,很顯然,這是不合理的,若考慮已背書或貼現且在資產負債表日尚未到期的應收票據情況,則之間的差異會變得更加明顯。

      當然,上述對2017年和2018年采購情況的分析中并沒有考慮長期資產購建可能帶來的影響,但由于招股書對固定資產、在建工程、無形資產等長期資產項目的情況披露并不足夠詳細,因此僅從資產負債表、現金流量表體現的數據來看,顯然是存在較大差異的。

    熱門搜索

    為您推薦

    黄色直播在线观看